先仙 作品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冥河,你欠我一壶酒

    血海之上,无量佛光宛如一把把擎天之剑,轻易便撕裂了亿万里血天。

    这些佛光,更是仅仅只需要一眼,便使得六翅金蝉吐血倒飞。

    可是,此时此刻。

    哪怕,因那佛光的存在,使得此刻六翅金蝉的五脏六腑,似被利刃切割一般疼痛,但他的眼中,已然再也没有了丝毫的担忧之色。

    因为,冥河来了。

    “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了你多少年,你知不道我们差点以为你死了?

    是不是今日这接引不打上门,不使得血海倾覆,你都不会出现?”

    看着冥河依旧懒洋洋的提着一瓶酒,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六翅金蝉,顿时破口大骂道。

    “别闹,哪里算是打上门,这是在论道。”

    看着双眸之中满是怒火和委屈的六翅金蝉,冥河缓缓的说道。

    “噗!”

    话音方落,一阵吐血声,从天而降。

    六翅金蝉猛地抬头。

    只见苍穹之上,蚊道人终究是扛不住接引的金色佛掌,被打出了亿万里血天。

    其口中喷出的鲜血,更是宛如一场大雨一般,从天而降。

    “你管这叫论道?”

    看着吐出的鲜血,似可积累一片湖水的血雨,六翅金蝉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这就是在论道。”

    扫了一眼六翅金蝉额头跳动的青筋,冥河肯定的说道。

    “别闹,我还有正经事要做。”

    “好。”

    原本暴跳如雷的六翅金蝉,听到这话之后,终究是压下了心中的火气。

    不管怎么样,冥河总算是来了。

    这已然比之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好了太多。

    可是下一刻,伴随着冥河话语的再一次开口,六翅金蝉刚刚按捺下去的火气,又蹭蹭的涌了上来。

    只见冥河在饮酒的一刻,啧啧两声之后,开口喊道。

    “啧啧......老蚊,你还扛得住吗,不行换我来!”

    他不是在嘲讽吧。

    他就是在嘲讽。

    若是没有那啧啧两声,六翅金蝉一定会认为冥河此刻的话语出自真心。

    苍穹之上,蚊道人往下撇了一眼,一脸嫌弃。

    “看来,还顶得住。”

    确认过彼此的眼神,冥河也就索性的端坐在血海之上,静静的品起了酒。

    “你真的不打算出手,再这样下去,我怕老蚊会被打死。”

    看着如此紧要的关头,二者还在彼此斗气,六翅金蝉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接过冥河的酒,有些无奈的说道。

    “若我现在出手,哪怕接引道友离去,你信不信老蚊会提着剑,追着我砍上千年万年。

    金蝉,你也不想看着我被老蚊砍吧。”

    冥河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条烤鱼,一边津津有味的品尝,同时一脸无辜的说道。

    “真不知你们是怎么想的,这本该事关血海的荣辱,在你们眼中,却全然成为了道争。”

    想到这里,六翅金蝉的心中还是有些气不过,一把夺过冥河手中的烤鱼,颇为烦躁的说道。

    “这就是你为何这么多年,都被老蚊压着打的原因。”

    冥河也不恼,只是在微笑之中,抬头看向苍穹之上的蚊道人时,缓缓的说道。

    “虽然他曾经败给了我,但是在他的心里,他从来没有败。”

    随着此话的落下,六翅金蝉猛地抬起了头。

    苍穹之上,蚊道人口中的鲜血,依旧顺着嘴角不断地滴落。

    可是当六翅金蝉看去的时候,却发现

    后者看似踉跄的身形,不仅没有再退一步。

    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其体内的气息开始越发的强盛起来。

    “我有一剑......”

    下一刻,一声悠然的话语,在此时缓缓的响起。

    “此剑,可搬山、倒海、灭神、杀仙、开天!”

    伴随着此话的响起,蚊道人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刹那之间,一道赤红的血光,随着其手掌抬起的一瞬,在其手中凝聚成了一把赤红之剑。

    这剑,看起来极为平凡。

    但是,随着蚊道人口中话语的响起,却有一道道金色的赤光,从鲜红的血剑之上浮现而出。

    在那开天二字落下之后,原本的鲜红血剑,已然彻底转变为了赤金之色。

    就像是污秽杂念尽数散去,唯有道念在纯粹之中,渐渐永恒。

    咻!

    下一刻,在六翅金蝉愕然的目光之中,在洪荒天地生灵的目光之中,只见蚊道人在此时一步踏出。

    这一步,不退反进。

    这一步,有进无退,有死无生。

    嗡!

    伴随着蚊道人手持赤金长剑,向着接引而去,此刻的天地,宛如静止了一般。

    就像是一幅画。

    画分两半,一半赤红如血,一般青天依旧。

    但因金色佛光的存在,使得一只佛掌如渲染天地的金墨一般,在推进之中,使得另一半赤红的天,开始疯狂的倒退。

    在那倒退之中,数不清的血光似溅射的血一般,从四分五裂渐渐千疮百孔。

    可在这时,蚊道人持剑而来。

    使得原本在金光之中疯狂消散的赤红之天内,出现了一条泾渭分明的赤金之线。

    因这线的存在,破碎的赤红之天再次被一分为二。

    “身前三尺,我无敌!”

    迎着漫天而来的佛光,望着那巍峨如山,取代了此刻天地的金色佛掌,蚊道人开口说道。

    话音一落,其与剑不分彼此,唯有一道赤金之线,承载所有的道念,狠狠的撞击到了金色的佛掌之上。

    嗡!

    好似一根细长的针,掉入了一片金湖之中。

    不同的是,当那长针落入金湖的一刻,后者没有如同此前的血蚊一般,消失在无形之中。

    反而是那片佛掌金湖,宛如一幅金色的画,在涟漪的四散之中,被一分为二。

    嘭!

    赤金色的长剑过后,巨大的佛掌,在中间渐渐的断裂一刻,有着无边的佛光,于无声无息之中,缓缓的崩碎。

    “他......老蚊,他成功了。”

    看到眼前的一幕,六翅金蝉猛地站起,眼中充斥着无法言语的惊喜之色。

    “冥河,你看见了吗,老蚊居然能够以金仙之境,逆伐开天大罗。

    冥河......”

    在这惊喜之中,六翅金蝉兴奋的喊道。

    可是叫到一半,他却看见原本慵懒的冥河,此时脸上的神色,却变得无比郑重。

    “想不到,你居然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

    看着金色的佛掌破碎成散落的佛光,看着蚊道人化作一柄赤金长剑,沿着那漫天的佛光,向着端坐于青天之中的接引不断地前行......

    冥河笑了。

    哪怕他的双眸之中,也隐藏着担忧,可是其嘴角依旧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你我相处至如今,眼下你总算走出了你心中的阴影。”

    随着此话的落下,冥河在六翅金蝉的目光之中,向着接引所在的地方一步踏去。筆趣庫

    “身前三尺,我无

    敌,破!”

    漫天的金光之中,蚊道人不知道自己行进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万年,也许是一个元会。

    漫天的金色佛光,如同一望无际的金色大海,无边无际,没有界限,没有终点。

    他不知自己有没有挡住那迎面而来的佛掌,也不知自己还能够撑到几时。

    可是想到此前冥河口中的啧啧,他蚊道人,便不能停下。

    “我的眼中看见了你,故而无论这金色的海有多远,无论这时间的流失,是否没有尽头……

    我,蚊道人,一定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铿!

    如同此前三清所言一般,大罗与金仙极境最大的区别,便是念。

    只要心念够强,便可以去弥补那无法横跨的天堑。

    正如,此时此刻。

    伴随着一声铿锵之音的传来,蚊道人在倾尽了所有,汇聚了一生的道念后,终于来到了接引的面前。

    二者之间的距离,恰有三尺。

    咔嚓!

    伴随着一声碎裂之音的传来,蚊道人就看见接引掌心之前的佛光,出现了碎裂。

    看着那一丝裂痕,即便那裂痕的大小宛如发丝,但是蚊道人的面庞之上,却是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多谢道友成全。”

    “阿弥陀佛……道友之心非吾之所渡,实乃自渡。”

    迎着蚊道人的目光,接引在微笑之中,缓缓的说道。

    伴随着这话语的落下,蚊道人握剑的手猛然一松,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向着后方倒飞而去。

    “何必如此?”

    看着倒飞而来的蚊道人,冥河一把将其托起,一边无奈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我很想砍死你!”

    “我知道。”

    冥河点了点头。

    “等我醒了,要有酒,不然,腿给你打断。”

    看着冥河看似玩世不恭,实则一脸郑重的目光,蚊道人在低骂几声之后,便果断的陷入了昏迷之中。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将昏迷的蚊道人交予赶来的六翅金蝉之后,冥河看着接引掌心佛光前的裂痕已然消失,一脸真诚的说道。

    接引的佛天,被蚊道人破了吗?

    在冥河看来,也许破了,也许没破。

    可是那些,在他看见蚊道人倒飞而回时,看见那面庞上释然的微笑时,便已经不重要了。

    谁输谁赢,不是看谁倒下,而是看那个过程之中,是否有所得。

    显然,这一战,蚊道人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一切。

    接引呢?

    “阿弥陀佛......”

    迎着冥河的目光,接引一脸微笑的说道。

    “道有所获,各不相同,无所谓留情与否,与蚊道友这一场,也让接引看见了许多。”

    随着此话的落下,接引的目光,当即看向了广袤无边的血海。

    在那血海之中,依旧充斥着无边的生灵怨念。

    可哪怕再是邪恶污秽之地,也会虔诚向道之心。

    因这道的存在,故而心中喜悦。

    “此前,听金蝉所言,道友因渡化血海生灵怨念之事,心有困惑。

    如今看来,在道友的心里,已然有了一个答案。”

    看着接引面庞上的微笑,冥河似乎明白了什么。

    “若是道友想要看见更多......”

    此话刚刚落下,冥河的目光突然一动,心有所感一般,看向了某处。

    刹那之间,伴随着一道道涟漪在半空之中荡漾开来,一道人影从中走了出来。

    此时,准提赶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