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前献花 作品

第一千九十章纠缠的诅咒

    杨间用阿红手中的那个化妆盒里的染料在她没有五官的脸上画着妆。

    他的化妆技巧很厉害,算是顶尖的大师水平。

    很快,妆容完成了。

    一张精致的脸庞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张脸完全是由奇怪的颜料绘画而成,除了颜色有些艳丽的不像话之外,整张脸没有任何地方有瑕疵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色彩略显浓郁的妆容,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死人的妆容。

    不是杨间手艺不行,是这染料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

    如同殡仪馆的入殓师给死人化妆一样,无论如何都有一种死气沉沉的诡异感。

    “和阿红原本的样子一模一样,还原度极高。”

    曹洋看了一眼,做出了评价:“如此一来,灵异力量发挥作用之后应该不会把她变成另外一个人。”

    画错了,玩意把妆容判定成了其他人,那么问题就出大了,说不定阿红会因为那张陌生的人脸而死去。

    下一刻。

    阿红没有任何预兆的,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眼神之中没有任何的神采,透露出一种异常的空洞,但随着时间的慢慢过去,一丝人性化的情感这才出现在了脸上。

    “我之前昏迷了?”阿红看了看旁边的几人。

    见到杨间,曹洋,冯全等人出现在身边,她稍微安心了点。

    “灵异侵蚀了你的身体,差点让你的脸彻底腐烂了,已经影响了生命,我们通过一些方法救下了你,但是你的脸却没办法找回来。”杨间平静的说道。

    阿红闻言,蓦地一惊,下意识的就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脸。

    不过却被旁边的曹洋抓住了手:“别乱摸,你现在的脸是画上去的,你很知道鬼妆的特性,一旦妆花了那么你就完了。”

    “原来是这样。”阿红一惊,手掌一颤,不敢摸自己的脸。

    鬼妆虽然有很多有点,但是缺点也很大,不能被随意的触碰涂抹,哪怕是一个普通人都可以将妆容弄花。

    到时候鬼妆的灵异就会失效。

    “你应该没事了,但现在不是该休息的时候,李军的那张人皮我已经捞上来了,你去把李军救回来,这个时候鬼湖已有失控趋势了,我们这边需要人手。”杨间说完,指了指那边用棺材钉钉着的那张死人皮。

    被钉住之后的厉鬼陷入死寂当中,无法复苏杀人。

    想要化妆也只能在这种情况之下,要是不限制的话,只怕还不等你画完,就要被人皮加鬼火给干掉了。

    “我明白了。”阿红点了点头。

    灵异事件还没有结束,鬼湖还未完全处理完,危险还在,不是偷懒休息的时候。

    “你们两个人的情况怎么样,可别告诉我这个时候还没有办法行动。”杨间随后目光一扫,看向了曹洋和柳三。

    曹洋道:“我之前浸泡在鬼湖之中太久,受到的影响太大,现在身体里还有那湖水,需要一点时间排出身体外,但现在要动手的话勉强是可以的。”

    他浑身还是湿漉漉的,是不是的还有水渍流出来。

    “我情况似乎有些不对,我的身体越来越湿了,而且耳边一直有一个诡异的声音,像是一个女人在我耳边窃窃私语一样。”筆趣庫

    柳三此刻阴沉着脸,他抬起手看了看手背。

    手背上冒着一层水珠,像是一个人大热天出了一身汗一样。

    “难道说......”

    曹洋此刻皱起了眉头:“柳三,我需要你一根头发。”

    “你想做什么。”柳三此刻警惕了起来。

    “我怀疑你身上有厉鬼的诅咒,我要证实一下。”曹洋道。

    柳三犹豫了一下,本来是不想同意的,但是感受到身体的这种一样,最后还是撕开了贴在脸上的一张皱起的纸张,并且把手伸进了里面,扯出了几根头发。

    头发很长,如杂草一样,像是埋在土里很久都没有腐烂掉似的,有一种异味。

    “还是纸人?”杨间见到这一幕就明白,柳三这具身体还是一个纸人,真正身体藏在纸人里面。

    但这个纸人里面能藏一个多大的人?

    怕只能躲一个小孩吧。

    曹洋没有厉鬼柳三的情况,他接过头发之后直接就拿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然后将头发缠在了剪刀的把手上。

    一边做,他一边解释道:“头发是媒介,借助鬼剪刀可以看见任何人都难以察觉的诅咒,所谓的诅咒包含很多种情况,厉鬼的杀人规律也是其中之一,如果被厉鬼盯上的话鬼剪刀使用及时可以剪短那段联系,打断厉鬼杀人。”

    “这是我摸索出来的一点用法,不过鬼剪刀使用需要付出代价,因为剪断的诅咒并没有消散,只是寄存在了剪刀

    上,一不小心很容易沾染上以前剪短的诅咒,从而引来其他厉鬼的袭击。”

    曹洋说的很详细,此刻讲出来既有打消柳三疑虑的想法,也有透露给杨间的打算。

    因为这鬼剪刀本身就是要还给杨间的,曹洋也只是借用一段时间而已。

    “剪短诅咒,中断厉鬼杀人规律?”杨间目光微动。

    说道那种无形的诅咒,他想到了之前和高明遇见的那个小女孩,赵小雅。

    在鬼域之中,杨间的鬼眼曾窥视到了一根根若有若无的线,那些让赵小雅和厉鬼连接在一起,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诅咒的呈现方式?

    但是那线是无法掐断的。

    难不成鬼剪刀可以剪断诅咒之线?

    曹洋将柳三的头发缠绕完成之后,握住了这把诡异的剪刀。

    下一刻。

    他的视线出现了诡异的变化,周围的光线骤然就黯淡了下来,在他的身边开始浮现出了各种恐怖之物。

    地面上有窥视他的死人头,有残缺的肢体覆盖在脚下,有粘稠的鲜血滴落在他的肩膀上,还有逐渐靠近的脚步声......这些不是厉鬼,是厉鬼的杀人规律,都是以前鬼剪刀使用者剪断诅咒后留下来的。

    这些诅咒的背后都代表着一只只厉鬼。

    你如果沾染上了,就意味着你平白无故被一只厉鬼盯上了。

    当然,除非你运气好,沾染了诅咒之后结果要杀你的厉鬼被关押了,那么就没关系了。

    否则,只要那厉鬼还在,没有被关押,限制,那么你不管在什么地方,这厉鬼都会找过来杀死你。

    曹洋无视了这些灵异现象,他死死的盯着柳三的方向。

    鬼剪刀的存在,让他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在柳三的背后,一具披头散发,气息阴冷,浑身惨白的女尸竟然诡异的贴在他的身上,而且女尸湿漉漉的头发在不停的滴水,水渍沿着头发滴落在了柳三身体各个地方,犹如藤蔓一样死死的将其缠绕住了。

    无法挣脱。

    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女尸的那张脸就趴在柳三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在窃窃私语起来。

    “这就是鬼湖的诅咒么......”曹洋眸子一缩。

    这下他明白柳三之前说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而且好像还有人说话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迟疑犹豫了少许,曹洋还是咬着牙,往前走了一步,靠近了柳三。

    他举起了手中的剪刀,试图将那些看不见的黑色头发剪短,把这女尸的手脚剪下来,让这诅咒和柳三分离。

    但是曹洋才刚动剪刀剪断了一缕湿漉漉的黑发。

    下一刻。

    阴冷的女尸突然扭过头来看向了曹洋。

    “开什么玩笑,明明只是一个诅咒,居然盯上我了?”

    曹洋惊了,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

    “曹洋,你手段有用,我耳边的声音停止了。”

    柳三此刻有些欣喜起来,以为是成功了。

    曹洋脸色很难看道:“不,我没有成功,我看见了一只厉鬼趴在你身上,那是一份可怕的诅咒,而且要用这把剪刀将诅咒剥离下来,难度很大,很大,这是我见过最棘手的存在,没有之一。”

    他以前看到的诅咒大部分都是厉鬼靠与活人之间存在一条线,只需要剪掉那条线就行了。

    偶尔有部分厉鬼的诅咒是和活人有接触的,只需要剪断那厉鬼和活人接触的地方就行了,比如厉鬼的手脚什么的。

    这种剪断是无法伤害厉鬼,只是中断厉鬼的灵异袭击而已。

    但是眼下,厉鬼整个身躯都趴在了柳三身上,这意味着,这鬼已经不是单纯的是诅咒那么简单了。

    更像是......一种入侵。

    柳三是被鬼湖之中的厉鬼入侵了。

    “至少我现在比之前好了一点。”柳三道。

    他看不见诅咒,当然不知道此刻鬼湖之中的厉鬼就趴在他的身上,贴在他的耳旁。

    “你错了,如果无法剥离你和厉鬼的联系,你之前的情况不会有任何的好转。”曹洋说道。

    伴随着他的行动停止,那阴冷的女尸此刻又僵硬的转头过去,继续趴在柳三耳边窃窃私语起来。

    “你还真说中了,那声音又来了。”柳三脸色微变。

    熟悉的诡异声音再次浮现在耳旁,当真犹如跗骨之蛆一样,无法甩去。

    杨间此刻好奇了起来:“柳三,你到底看见了什么样的可怕诅咒,连动手都不敢了?”

    曹洋不说话,只是道:“杨间,把你头发给我一根,我想确定一下你的情况。”

    “你怀疑我也和柳三的情况一样?也好,先确定一下情况。”

    杨间目光动了动,立刻地了几根头发给他。

    曹洋如法炮制

    ,将头发缠绕在剪刀的把手上,然后看了过去。

    当即。

    他眸子一缩,再次惊住了;“杨间,你身上也有,有一具女尸趴在你身上。”

    “鬼湖的诅咒?”

    杨间并不畏惧,只是皱了皱眉。

    “绝对错不了,你和柳三都沾染了鬼湖的诅咒,那厉鬼盯上你们了。”曹洋道。

    杨间说道:“难怪我感觉身上也有点湿,之前以为是刚从湖里出来,现在看来并不是。”

    “不过杨间你的情况好多了,趴在你身上的那具女尸没有在你耳边说话,目前还没有任何的动静。”曹洋将自己看到的情况详细说明。

    杨间看向了柳三;“这就是先来后到吧,他先被盯上了,估计得等柳三死了才能轮到我。”

    “杨队,你话说的可有点吓人,我没那么容易死。”柳三急忙道。

    “希望如此。”

    杨间说完,又转而道:“鬼剪刀能处理诅咒,既然如此的话把它给我,我来试试看摆脱身上的这具女尸。”

    “使用鬼剪刀千万小心,每一次都有可能沾染其他的诅咒,然后被其他的厉鬼盯上,这不是一件很好的灵异物品,所以摆脱诅咒好与坏要自己掂量,千万别为了一个不起眼的诅咒,就招惹到了更凶的厉鬼。”

    曹洋没有过多的犹豫将这剪刀递给了他。

    这鬼剪刀本来是朋友圈方世明的,当初杨间杀死方世明之后是曹洋负责处理方世明的尸体,因此这件灵异物品才落到了他的手中。

    不过总部已经许诺了方世明收尸完成之后将这鬼剪刀还给杨间作为补偿。

    “我大概知道该怎么用了。”杨间点了点头。

    曹洋说的很详细,这极大程度上减少了他摸索的时间,这一点的确值得感谢。

    当然,这次杨间救了曹洋,也算是互有交情了。

    一拿到鬼剪刀。

    果然。

    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一些变化,之前看不见的诅咒顷刻之间全部都浮现了出来。

    这一点和柴刀有点类似。

    但柴刀是通过媒介杀人,鬼剪刀是中断媒介,中断诅咒,彼此作用并不一样。

    此刻,杨间微微瞥了往自己身上瞥了一眼。

    一缕缕湿漉漉的头发垂在他的身前,一只惨白阴冷的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

    但这些都没有实体感,只是一种诅咒的体现方式。

    “这就是曹洋之前看见的东西嘛。”杨间他尝试着用剪刀去剪断那只惨白的手掌。

    剪刀接触这诅咒后看似锈迹斑斑没什么用,实际上却像是柴刀对抗厉鬼一样,锋利的不像话,一剪刀就剪断了那女尸的手腕。

    女尸的那只掉落在了地上,但是却并未消失,依旧呈现在了杨间的眼中。筆趣庫

    不过,趴在身上的女尸却减少了一部分和他接触的面积。

    然而还远远不够。

    这女尸几乎整个都趴在身上,想要彻底摆脱至少要剪十几下。

    可当杨间准备动第二次的时候。

    脚边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

    低头一看。

    一颗高度腐烂的死人头竟不知道从哪滚了过来,撞在了自己腿上。

    杨间试图伸脚去踢。

    可无济于事。

    高度腐烂的死人头是寄存在剪刀上的一种诅咒,不是实体,除非你用剪刀剪开,否则无法对付。

    但是你动用的剪刀次数多了,沾染其他诅咒的概率就又多了。

    因此,这是一种性价比很低的行为。

    除非有什么办法可以彻底消除掉剪刀上的所有诅咒,不然,鬼剪刀强大的作用很难发挥出来。

    就如柴刀的副作用一样,需要找到抵消的方法才能使用。

    “怎么样,杨队,我没有说错吧。”曹洋道:“这东西不是我不想用,而是不敢用,用的多,也许死的会更快。”

    “理解。”

    杨间点了点头:“得找到洗掉剪刀上以前积攒的诅咒才行,不然这东西的确不太好用,除非是用来应急,现在我身上的诅咒还没有影响太多,我可以不用理会。”

    “我也是这样想的。”曹洋说道。

    杨间不多言,只是收起了鬼剪刀。

    这个问题只能放在事后处理,眼下没工夫去理会身上的诅咒。

    “杨队,画好了。”忽的,旁边传来了阿红的声音。

    “很好,那就让李军复活,我们几个队长联手,将这些鬼东西全部处理了。”杨间走了过去,直接拔起了钉在死人皮上的长枪。

    没有了棺材钉的压制。

    人皮内的鬼火再次燃烧了起来,人皮鼓胀,如同充气气球一样。

    一个诡异的人屹立在了面前。

    那人皮上陌生的面孔消失,被另外一张熟悉的面孔取代,尽管这张脸是画出来的。

    但是不可否认。

    鬼火李军再次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