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刃西索 作品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斩月的背叛

    轰!

    一道金色光柱,从倒下的更木剑八身上升起,竟然强行将他竖着悬浮了起来。

    这一刻,身处于尸魂界内,所有能感知到灵压的存在,都不由自主的向着这个方向看来。

    “这是...”浮竹十四郎震惊的回头看去,连他身前的两个小孩子都停了下来,跟着一起看了过去。

    “更木队长的这股灵压,还真是可怕!”京乐春水压低了帽檐。

    他的身前站了一位花枝招展的大姐姐,旁边还有一位忍者打扮的冷俏佳人。

    “找回了自己的刀吗?”卯之花烈的脸色有些复杂,原本这一使命应该是由她来完成的,但如今却被其他人抢先了。

    正在霞大路家寻找獏爻刀的天贝绣助,也是瞬间抬头,向着双极那里看去。

    “这是何等强大的灵压,护廷十三队中除了山本元柳斋外,竟然还有这等人物?”

    “天贝大人,已经找到制造獏爻刀的地方了!”这时,贵船理指着一处地点说道。

    天贝绣助点了点头,随后暂时放下了对双极之上的关注,再次投入到自己的事业当中。

    ...

    ......

    此时,双极的外围地带。

    随着冲天的灵压光柱升起,更木剑八也渐渐的苏醒了过来。

    “嗯?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这是怎么回事?”更木剑八有些诧异的,检查起自己的情况。

    刚刚他只感觉,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喊他,那个声音他无比的熟悉,但又叫不出名字,就好似很多年前就存于脑海中一样。

    “八千流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能让剑八的灵压,增强到这个地步?”抱着朽木露琪亚的黑崎一护,仍然有些不明所以的说道。

    刚刚更木剑八灵压爆发的那一刻,原本就受伤的朽木露琪亚,便瞬间瘫软了下来,所以他只好将之抱了起来。

    青影的美目流转,她大致已经猜出了原因,草鹿八千流应该就是更木剑八的斩魄刀,而之前似乎是因为某种原因,更木剑八一直在抗拒解放自己的斩魄刀,所以斩魄刀才会以八千流的模样出现。

    “东方云升的斩魄刀啊,我们来进行第二回战吧!”此刻,稍加清醒的更木剑八,好似明白了什么,直接将刀尖对准了青影。

    战斗与厮杀,就是对草鹿八千流,以及他斩魄刀的最好回应。

    “我的名字叫做青影,你这样称呼可是很不礼貌的!”青影回身重新面对着更木剑八,但这一次,她的脸色凝重了许多。

    “都一样,对我来说,现在只有尽情的去厮杀,才能给予她最好的回应!”更木剑八看着自己手中锯齿状的斩魄刀,郑重的说道。

    青影不在多言,身影直接澹化了起来,再出现时,已经持剑来到了更木剑八的身前。

    镗!

    刀与剑的碰撞声响起,一层无形的冲击波,以这里为中心,迅速向着四周扩散而去。

    “不好,停留在这里,对露琪亚的伤害太大了!”

    看了一眼被冰冻在这里的东方云升,黑崎一护抱着朽木露琪亚迅速跳起,并朝着远方退开了。

    连自己的斩月都噼不开,那东方云升,也应该不会受到更木剑八他们战斗的波及。

    只不过,黑崎一护虽然抱着朽木露琪亚退开了,但选择的方向似乎不怎么友好。

    那个方位,正是村正解放朽木响河的位置。

    趁着所有死神都被他们自己的斩魄刀拖住时,村正便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这里,就是为了解放他的主人,朽木家的女婿朽木响河的。

    什么建立属于斩魄刀的世界,什么推翻死神的统治,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的一个谎言罢了,他的真正目的,就是解放自己的主人朽木响河,然后与之并肩作战。

    “没想到经过岁月的变化,已经将封印地点迁徙到了这里!”村正看着这座位于五番队的湖心岛。

    根据花天狂骨获取到的情报,尸魂界的某些高层,在考虑到现世的动乱越来越大,所以为了避免朽木响河的封印出现问题,便秘密将之迁徙至静灵廷内的重灵地,也就是这座五番队的湖心岛。

    这件事是发生在蓝染叛乱之后,东方云升担任队长之前,所以知道的人很少,如果不是身为总队长弟子的京乐春水也参与了进去,那他还真的很难知道,封印的地点到底在哪里。

    村正将手触及地面,一阵紫色的光耀闪烁,紧随其后就是一个插着四柄战斧的黑木灵柩,从地面上缓缓的升起。

    “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瞬间!”村正走上前,近距离观摩起这个灵柩。

    随着村正的靠近,封印朽木响河的灵柩,也开始释放出蓝色的闪电,随后其上缠绕的锁链与结界,更是开始逐一的解封。

    “那是...什么?”抱着朽木露琪亚,刚刚来到这里的黑崎一护,颇有些惊讶的说道。

    他刚来到这片区域,就发觉前方有一股强大的灵压升起,阻拦住了他的去路。

    “死神吗?没想到这么快就发觉了?”村正回过头,有些警惕的看着黑崎一护。

    但很快,他就发觉这个死神的斩魄刀,他居然没有见过,而且也没有被他的力量影响到。

    “你这家伙就是幕后黑手吧?是这场叛乱的发起者?”黑崎一护先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将朽木露琪亚放下,随后又重新来到了村正的面前。

    “死神,不得不说,你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不知该说你是幸运呢,还是该说你悲哀呢!”村正伸出五根长长的指甲,对准了黑崎一护。

    “怎...怎么回事?”黑崎一护低头看去,他刚刚突然感觉到手中的斩月,竟然有一丝莫名的震动,甚至传递出要解除卍解的意思。

    “不管用吗?看来不是普通的斩魄刀啊!”村正说着,便闪烁至黑崎一护的身前,单手握住了斩月的刀刃。

    “你这家伙!”黑崎一护看到对方竟然如此嚣张,顿时打算挥动斩月进行反击。

    但下一刻,他的斩魄刀居然退出了卍解的状态,而在村正的身旁,却出现了一个,他无比熟悉的中年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