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三问 作品

第三百零八章、佛前一眼

    杜傲不喜欢求神拜佛,他认为人应该靠自己。

    或许是因为穿越之初,求了太多的神,拜了太多的佛,都没有响应,所以他便养成一切靠自己的信念。

    现在他却在寒山寺。

    却不是姑苏城外。

    世上有许多寒山寺,他路过寒山寺,所以走了进来。

    他进来不是想要求神拜佛,只是脑海浮现一句前世读过的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前世上学的时候他不喜欢背诗,可毕业以后却很喜欢读诗。到了今生,看到寒山寺,脑海就忍不住浮现了这首诗,他已忘记诗的作者是谁了,可诗却还是记得的。

    所以他生出到寒山寺走一走。

    这不是求神拜佛,而是怀念亦或者说纪念自己的前生。

    正如同昔日曾路过庐山的时候,会因为李白的那首日望庐山瀑布,而在庐山看一看,这一次也一样。

    这里的寒山寺很小,却给杜傲的印象很深刻。

    深刻的不是寒山寺的的景致,而是他在寒山寺见到了一个人。

    杜傲来到大殿,大殿中摆设着各种各样的巨大佛像,在这个地方你甚至感觉自己都变得渺小了起来,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自然而然生了起来。

    大殿中有许多香客,他一走进大殿,一眼就瞧见跪在蒲团上的那个香客。

    因为他是后走进来的,而女子又是跪在巨大的佛像前,所以只能瞧见一个窈窕的背影。可仅仅这个背影就令他的目光难以转开。

    那是一种惊艳。

    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美。

    杜傲不是特例,许多人瞧见那背影也和杜傲一样,更有甚者已忘记了呼气,等身体受不了的时候才大口大口的呼吸。

    这里本来就是很安静的,此际却显得更安静。

    可这并非是佛堂的氛围,而是一种对于美的欣赏与慑服。

    杜傲看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然后继续往前走。

    他和许多人一样,对于美不只是浅尝辄止,而是贪婪。他看

    到了一部分美,就会想要看到全部。

    所以他加快脚步,很不守规矩的越过众多的香客绕道来到那女子的面前,只为一堵那女子的芳容。

    他看到了。

    看到的一刹那,杜傲的动作、思绪完全停止,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女子的那张脸,侧脸。

    这张脸可以说是杜傲这一生见过最完美的一张侧脸,比以前所见过所有女人的侧脸都还要更完美,简直一丁点缺陷也没有。她的气质也是极独特的。

    他本来很清丽脱俗,不染红尘的,可现在她看上去却显得很愁,乃至于有些无奈与痛苦。

    杜傲看着她,已忍不住想要探索她的内心,帮助她解决当下的一切难题。

    有些美,的确能让你忘乎所以,难以克制。

    她始终没有抬头,而且还在吟诵佛经。

    她的声音很好听,很空灵。

    听她的声音,任谁也听不出她有思考的愁绪,仿佛已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神佛的怀抱,已是心无旁骛的心头。

    杜傲忘记了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似乎终于发现有人在打量她,抬起头来,与杜傲目光对视。

    杜傲终于看到了她的眼睛,看到了她的正容。

    她的侧颜可以说是杜傲见过最美的,看到正容的时候,也没有令杜傲失望。她的确很美。

    可是,看到女子正脸的时候,杜傲的脑海中却没有想这些,而且忽然浮现出一个人来,一个仿佛神仙仙子一般的女人——言静庵。

    她感觉这个女人和言静庵很像。

    那不是长相,而是气质,也不说是气质,而是一种很莫名的感觉。

    下一秒,杜傲也发现这个女人似乎认得他,因为瞧见她的时候,衣裳宁静如水的眸子忽然产生了非常明显的涟漪。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不应该这么凑巧吧。

    他脑海浮现了一个名字:靳冰云。

    难道这个女人正是言静庵的弟子靳冰云?

    杜傲实在忍不住这么想。

    万马堂一趟,通过各方面的消息再加上自己的推断,他发

    现方夜羽的确要杀他,可魔师庞斑没有杀他这一方面的意思,正是因为想让他成为其修炼道心种魔大法的炉鼎。

    可是推断也终究只是推断,并没有非常明显不过的证据。

    前段日子对付青衣楼,已渐渐忘记了这个推断,如今这个推断又再一次自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杜傲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想要上去询问,可那女子却走了,走得似乎有些慌张。

    杜傲立刻追出去,可刚走出大殿,佳人就已消失在人海之中,看不见,找不着了。

    杜傲静静站了好一会儿,心中升起一种感觉:他们一定会再一次见面的。

    一处凸出地面岩石上,女子迎风而立,仿佛随时都要破空而去一般,风吹拂着她的衣裳,衬托得她仿佛天上仙子一般。

    她真的很美,可美得却带上了哀愁,一双眼睛中也带上了淡淡的幽怨。

    靳冰云的心情很复杂。

    她认出了杜傲,杜傲正是她要找的人。

    可是,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杜傲,她也实在不想遇上,可偏偏爱遇上了。靳冰云望着苍穹,望向慈航静斋的方向,喃喃自语道:‘师尊,弟子该怎么办?’

    靳冰云不知道,她很纠结,很挣扎。

    杜傲在道路上走的,走得很随意,甚至有些失魂落魄。直到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还在回想着那个女人,也在想那个女人是不是靳冰云,更在思考如果那个女人是靳冰云自己该如何相处呢?

    杜傲心中在苦笑。

    他知道这中间极有可能是一个十分要命的陷阱,但他发现自己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回避这个陷阱,而是想要如何见到那个女人。

    杜傲这一生之中很少有这样的时候,他喜欢女人,却绝不会自投罗网,可现在他却有一种自投罗网的冲动。

    因为他想得实在太多,心思也实在太乱,以至于对周遭的感知力大幅度下降,根本不知道已有强敌靠近了。

    来人到了面前的时候,杜傲才发现。

    这个时候已退无可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