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魔6

    记忆里的造纸方法,不知道有没有用,也不知道造出来的纸能不能用。

    把需要的东西都处理好之后,这一天已经过去,夜幕降临,肚子空空的沈忆看着眼前的东西,很想知道,她这难道是在搞非遗吗……

    很累,真的很累。

    去山里的时候,顺便带了一些果子回来,沈忆也顾不了这些果子熟没熟,是否有些生涩,直接拿起开始吃。

    这个点,她实在不想钻进乌漆抹黑的厨房,还需要添置不少蜡烛。

    ……

    翌日,沈忆起得很早,天刚亮就准备验收成果,看看进度如何,却没想到闻拾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他直接凭空出现在了院子里,手中摇着沈忆那日曾经摇着的一把折扇,“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旧物件,你应该很喜欢。”

    沈忆摇头,“神界的东西我一样都不想要,所以我出来的时候,就只带了衣物。”

    那地方,沈忆是真的一个人都不喜欢,还有那玖程……现在她和闻拾走得这么近,还是要注意一点,万一那家伙什么时候忽然来了,可就要出事了。

    但这次,闻拾可不仅仅是过来送一把折扇这么简单,他递出一个储物戒指,“这里面有很多生活用品,我已经让人都准备好了,有需要直接从里面搬。”

    沈忆两手空空的一摊,“我神力也没了,这里面的东西我怎么掏得出来?”

    闻拾:“……”

    他后知后觉,咬牙道,“我专门派一个人过来,专门给你从戒指里面掏东西。”

    那场景和画面都有些好玩,沈忆扯着唇角,忽然就觉得,眼前这个头发烟蓝色的男人,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哪里是什么杀伐果断的魔尊,分明可爱的很。

    只是……

    沈忆不是第一次看向他的额角,左右两侧格外明显的黑色印记,是某种特殊的符号。

    先前她还以为,闻拾是一半的魂魄逃了出来,不至于惊动外面缔结大阵的人,可现在,她恍惚间才想起,这两道黑色的印记,不正是魔族被封印的象征……

    被封印起来的魔族是逃脱不了的,哪怕是魂魄离体也不可能,身体依旧会带着这样的标记,彰显着他们身上背负着罪名。

    当年的闻拾不过四百来岁,多年来也没有出过魔族,更没有四处征战,什么事情都没做过,却给了他这样的印记。

    沈忆拍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心疼,“我如今已经不是上神,身上的神力已经丢失,但是当初依旧是我和那些人一起封印的魔族,闻拾,封印肯定松动了。”

    闻拾看她,“希望我造反吗?”

    沈忆原来还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她笑着抬起头来,对上的却是那样一双认真的眼睛,她也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认真的闻拾,似乎刚刚这句话并不是说着玩的。

    反正那仙界之上腐朽的神界,早就已经不是沈忆期待的样子,她笑了笑,抬手指向天空,“看你意愿喽。”

    闻拾离开之后没多久,专门负责打开储物戒指的人就来了,这个年纪并不是很大的小姑娘,也不会说话,只能听得到。

    但倒是聪慧的很,沈忆说什么,她都能照做出来。

    闻拾这次留下了不少的量,就是因为这次有事做。

    他本来就是要隐瞒沈忆的,却没想到,她也会起了造反的心。

    彼时,闻拾孤身一人站在神魔二界交界处,遥看神界飘渺璀璨的云霞,另外一边则是形成无限对比的黑夜,魔族一直笼罩在这样的森冷之中。

    今日,他暂且不造反,只是来替她讨个公道。

    凭什么天帝的一道旨意下来,所有人就不得拥有反抗的机会,沈忆已经在上神之位上坐了这么久,在这种时候,就这样莫名被赶走了。

    她的神力尽失,沦为众人的笑柄。

    如若没有当初那场赐婚,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些事情,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天帝。

    闻拾一个瞬息之间,已经直接出现在了神界境内,他遥望上方在云中飘渺着的宫殿,以极快的速度靠近过去。

    神界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景象,离得远,看的不是太真切,只以为是不知道哪里飞来的鸟儿,直接往天宫上飞了。

    天宫下方,坐落了无数仙府,数名弟子抬头看着,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到现在还没有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

    筱芡身体恢复的不错,脸色已经和正常一般无二,只是还要休息两天,才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天帝来看她,这才刚进门,就传过来了一阵大地颤动的声音。

    他快要迈进去的脚瞬间收了回来,回眸,目光死死的锁着来人。

    闻拾在面对外人的时候,永远是身上的一身玄衣,黑色的袍子摇曳在地,他顺着雪白的砖块铺成的路面缓缓而行,每一次的脚步声,都足够让天帝心底翻起惊涛骇浪。

    闻拾站定,面对沈忆时还稍微有点吊儿郎当,此刻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他看着天帝,冷漠到了极点。

    “看你这反应,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天帝咬牙,“你还能是谁?不就是魔界的魔尊闻拾吗?你这种魔头居然也敢从封印里面出来,你看看你额头上两个封印的印记,走到哪里都是耻辱!”

    他话音刚落,一阵无形的风逼退天帝数十步,身体年迈,早就已经支撑不起,唯有这一身的神力还能奋力一战,一战之后,便也只是苟延残喘了。

    天帝最终堪堪稳住身形,侧眸看向身侧及时感到的玖程,松了口气,“你总算来了。”

    玖程颔首,目光最终落在了闻拾这张脸上,他仔细盯着看了一眼,眉心拧起,“来这里有何贵干?”

    闻拾直言不讳。

    “来给沈忆讨个说法,她不过是不愿意成婚罢了,你再为你的战神将军,重新寻找一门婚事,这件事情难道不就过去了吗?”

    天帝冷哼,“本座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为你!”

    原本还站在天帝这边的玖程,闻言狠狠冷笑,“闻拾喜欢她,你却偏偏要把她嫁给我,本意不就是挑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