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夜白星 作品

第二十二章

    整个通道目测有七八米,为了防止有人偷袭,墨月直接踩着绞肉机飞了下去。

    到底后,墨月拿起手机四处照了照,发现下面是一条幽长的隧道,在确认安全后,他才摸着墙壁向前探索起来。

    隧道很长,大概走了一百米左右,墨月才摸到了一处木门。

    于是,他将耳朵贴在木门上,想听听里面有没有声响。

    “咦,里面是没人吗?”墨月疑惑的声音在狭长的隧道里回荡着。

    下一瞬间,一台绞肉机直接将木门撞碎,同时将门口严阵以待的两个人撞倒在地。

    门里是一个还算宽敞的空间,摆放着一些床铺和桌椅,同时,里面还有一群人,正一脸戒备地看着墨月。

    “哟,这么多人啊,你们好。”

    墨月走进去,冲这群人挥了挥手,然后竟伸出手指数了起来。

    “一、二、三、四……”

    众人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一时间有些发愣。

    “十九、二十……嚯!大丰收啊!”

    很快,墨月便数完了,只见他一脸的兴奋,在原地摩拳擦掌起来。

    “这位朋友,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随着一个声音的响起,墨月面前的人群让开了一条通道。

    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走了出来,样子看上去像是刚嗑过一般。

    墨月打量了他一下,问道:“你就是这个据点的负责人?”

    男人摇摇头:“我是快得很物流的老板,不是什么据点的负责人。”

    “是吗?”墨月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个普通的物流公司会在地下弄这么一个秘密空间?”

    “我们穷,没钱弄员工宿舍,只能出此下策。”男人一脸淡定。

    “噢?那你们上面那个看门的身上有一只怪谈,你又怎么解释?”

    “那只是个临时工,怪谈什么的我不太清楚。”

    “呵呵。”墨月笑着扶了扶额头,一脸无语的表情。

    要知道,平时都是他跟别人七扯八扯,没想到这次居然碰到对手了。

    于是,他决定不再跟这个人废话,招出绞肉机就要开干。

    “慢着!”

    男人突然伸手制止了墨月的动作。

    “墨所长,你就不想和我聊聊吗?”

    “噢?”墨月收回绞肉机,然后双手交叉抱在胸口,“如果你不继续装傻的话,我还是可以跟聊聊的。”

    “既然如此,请坐。”男人作出请的动作,身后的人群立刻搬来椅子,放在他和墨月的身后。

    墨月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说:“想聊什么就聊吧。”

    “呵呵,墨所长快人快语,我也就直说了。”

    男人轻笑一声,认真道:“我希望能和墨所长合作。”

    墨月一听,突然惊讶道:“这么巧?我也很想跟你合作。”

    “噢?不知道墨所长想怎么合作?”

    “不如你先说?”

    “呵呵,那我就来抛砖引玉了。”

    男人轻咳一声,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宁,名守仁,墨先生叫我老宁或者守仁都可以。

    而我想说的合作,就是想让墨先生做我们的保护伞,在我们被监控局盯上的时候,帮我们一把。”

    “说白了,就是帮你们擦屁股呗。”墨月饶有兴致地看着宁守仁,“那么你们能给我什么样的好处呢?”

    “您也知道,我们组织能够四处收集怪谈而不被发现,自然是能做到些一般人做不到的事,只要墨先生肯帮我们,我们可以任您差使。”

    宁守仁微微躬身,一脸的诚意。

    “嗯,确实是笔好买卖。”墨月点点头,似是在认真考虑一般。

    片刻,墨月看向宁守仁,说:“那么,你要不要听听我的合作方案?”

    “您说。”

    “我希望你能当我的线人,帮我找到无间狱最上面的那位,然后等我把无间狱端掉后,能以戴罪立功为由免去你的牢狱之灾。”

    墨月咧开嘴一笑:“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看来……咱们是没得聊了?”

    “能不能聊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你这拖延的时间好像没怎么起效。”

    说完,屠夫的绞肉机出现在墨月背后,将身后一直围绕着他的一团黑

    筆趣庫

    气震碎掉。

    宁守仁眼神一凝,沉声道:“你怎么会不受影响?”

    墨月摊了摊手说:“受什么影响?诅咒吗?可能是因为我的一身正气吧。”

    “好吧,算你厉害。”

    宁守仁摇摇头,显得十分无奈。

    “不过,墨先生知道除了宁守仁这个名字外,他们还叫我什么吗?”

    墨月眉毛一挑,好奇道:“还叫你什么?小仁仁?”

    “呵呵……”宁守仁并不在意墨月的调侃,继续说道:“他们还叫我……‘咒师’!”

    话音刚落,阵阵黑气便从宁守仁身上弥漫而出,瞬间充斥整个空间,而除了墨月外,被黑雾包裹的众人都痛苦地惨叫起来。

    很快,这些人的身体便如同看门的那个一样干瘪了下去。

    紧接着,一个个黑影从他们身上站了起来。

    “哟,竟然还有几只‘怪’级的,不过这也还是不太够看啊。”墨月就这么插着手,一脸嘲讽,像是在看戏一般。

    “您别急,还没完呢。”

    宁守仁的声音从黑雾里传来,接着墨月便看见那些黑影逐渐走到一起,然后变得高大起来。

    几秒种后,所有的黑影合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怪物,在那怪物的一声咆哮后,黑雾渐渐散开。

    宁守仁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知道打不过我,就选择了逃跑?”墨月笑着摇了摇头,“明智的选择。”

    说完,绞肉机飞出,撞向那个怪物,而那个怪物也挥动拳头,朝绞肉机轰去。

    “轰”!!!

    巨大的声响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回荡,让墨月忍不住捂起耳朵,而两者相撞的余波也将空间内的烟尘荡起,遮蔽了他的视线。

    片刻,烟尘散去,那怪物的拳头竟然没有被撞碎,只是布满裂痕而已。

    “这是接近‘诡’级的怪谈么……”

    墨月的嘴角扬起笑意,轻声自语。

    “有趣。”

    ……

    ……

    厂区外不远处,一个车队正朝厂区开来。

    车队一共十辆车,从外观上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却吸引了无数人回头。

    只因这十辆车的车牌开头,都有一个“丰”字。

    没错,这十辆车都是从丰渡封锁区来的,而车上坐的人,不用我说你们应该也猜到了。

    在快到厂区时,十辆车突然分开来,他们已经提前商量好,每人负责厂区周围的一段路。

    按理说,用十位s级异能者封锁一个厂区,实在有些大材小用,这样的待遇也只有丰渡才有过。

    可实际上,这次行动对于研究所和监控局来说意义重大,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和无间狱的人交手。

    只要这次能够捕获一个无间狱高层,就有希望顺藤摸瓜地将其他无间狱成员也挖出来。

    或许这将成为他们铲除无间狱组织的第一步。

    不到一分钟,十殿阎罗便全部到位,而厂区的正门外,蒋子文也下了车。

    “就是这儿了。”蒋子文一边看着厂区大门,一边将意识力量向外放出。

    瞬间,方圆五百米内,一草一木皆呈现在他的脑海,有任何动静都逃不出他的监控。

    意念感知,是意识力量的基本用法,只要达到s级,自然而然就能使用。

    “希望里面的家伙能往我这儿跑,正好也让我试试这两天的特训有没有效果。”蒋子文一边仔细监控,一边期待着。

    突然,一声巨大的轰鸣从厂区深处响起,一个身影从声音来源处升空。

    “那是……”蒋子文眼神一凝,“是墨所长!”

    此时的墨月一脸郁闷的朝地下啐了口唾沫,同时低声骂道……

    “这个奸商!”

    就在刚才,墨月本以为将那个大家伙送下去就能达到自己的目标功德,可谁想下面那位竟然告诉他,被宁守仁合为一体的怪谈只算一个“诡”级功德。

    这就意味着,他离自己的目标还差那么一个。

    “可恶,宁守仁那家伙在哪儿!”

    墨月悬浮在半空,四处寻找着,他没办法和下面那位理论,自然就要将其撒在罪魁祸首身上。

    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咦,这是……”

    墨月看见,阵阵黑雾以自己脚下为

    圆心,开始快速向外扩散,顷刻间便将三分之一的厂区占满了。

    而这还不算,厂区里被黑雾笼罩的工人们,竟一个个都如同之前那些人一般干瘪倒下,随后化为一个个黑影。

    “这家伙,竟然在整个厂区的人身上都下了诅咒。”

    墨月知道,他此刻必须要赶紧阻止黑雾的蔓延,否则整个厂区的人都会遭殃。

    可是,单靠绞肉机的力量,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将这些黑雾处理掉,毕竟绞肉机更适合对付个体怪谈。

    就在墨月一筹莫展之际,两道人影突然出现,两种极端的温度瞬间迸发,将黑雾控制了起来。

    正是十殿阎罗中的“楚江王”厉温和“泰山王”董和!

    只见厉温双手前伸,大量的寒气从其手掌散出,将半数黑雾连同里面的黑影一同冻住。

    董和这边也是同样的情况,炽热的高温使空气都扭曲了起来,大片高温水雾将另一半黑雾黑影包裹在其中。

    只是,这黑雾似乎已经超越了“怪”级,达到了“诡”级的程度,即便是两位s级异能者同时出手,也仅仅能将黑雾限制住,却无法彻底清除。

    墨月见状一笑,轻声道:“看来还得靠我。”

    他有一个方法,在刚才黑雾急速扩散时无法没什么用,但在如今黑雾被限制住时却非常适合。

    只见他凌空一跃,直接落入黑雾中,然后打开了梦境空间的入口。

    梦境空间,可以存放非生命体,自然也可以将怪谈收入其中,当然,被收入的怪谈必须是无法反抗的状态才行。

    “无法反抗”,正好是黑雾现在的状态。

    于是,在一股巨大的空间吸力之下,黑雾连同其中的黑影都被吸入了墨月的梦境空间里。

    “墨所长,抱歉来晚了。”

    厉温和董和走到墨月面前敬了个军礼。

    “没事儿,你们来得正好。”墨月上前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通知一下其他人,这个据点的负责人还在厂区里,不要让他跑了。”

    “是!”

    两人再次敬礼,然后便快速离开,回到了自己负责的区域。

    “呵呵,在这儿跟我玩儿捉迷藏呢?”墨月微微一笑,招出绞肉机再度升空,开始搜寻起宁守仁的踪迹。

    刚才的黑雾应该是宁守仁身上怪谈的一部分,是用来阻挡墨月和掩护他逃跑的。

    而当墨月将黑雾吸走后,他也不担心宁守仁会再次释放而出,因为一旦那样做,就相当于将自己的位置暴露了。

    ……

    此时的宁守仁,正躲在一个厂房中偷偷观察者外面的情况。

    他现在不敢有任何动作,因为就在刚才,他看见了厉温和董和。

    十殿阎罗里来了两位,这也太看得起他了。

    不过,要是让他知道这次是十殿阎罗全员出动,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片刻后,他看见墨月从他头顶飞过,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

    接着,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老大吗?研究所和监控局已经找到我这儿来了,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时,听筒里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

    “是么,他们去了多少人?”

    “具体多少我不太清楚,但是除了他们的新所长以外,我还看见了厉温和董和。”宁守仁战战兢兢地回答。

    “厉温和董和么……好像少了点儿……”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有些失望。筆趣庫

    “老大,您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您能不能先告诉我该怎么跑?”宁守仁又朝外面望了望,然后着急道。

    “跑?你为什么要跑?”电话那头奇怪道。

    宁守仁闻言一愣,说:“不是您说让我把他们引过来,然后再帮我逃跑的吗?”

    “哦……那个啊。”电话那头似乎想起来了,“那是骗你的。”

    “什么!”

    宁守仁大惊,心底骤然生出一股绝望。

    接着,他又听到电话那头理所当然的说:“做诱饵就得有诱饵的觉悟,你连这点都不清楚吗?”

    “你……”

    宁守仁一脸愤怒,正想骂出声来,却听见背后忽然传来墨月的声音。

    “我说,玩儿捉迷藏的时候可不能分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