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叶 作品

第九百五十一章 透题

    徐夫人的心中天人交战,这白鱼溪中已经很久没有淹死过人了,而途径白鱼溪的鬼魅却又极为稀少,河神祠中,除了自己这个河神之外就再无别的供奉,甚至堂堂的河神之下,连一个侍神都没有。

    “唉……”

    她幽幽一声叹息,又开始自怨自艾起来,若是当初态度再坚决一点,恐怕就不会混到如今的这个田地了。

    白鱼溪中,忽地传来了“哎哟”一声,一名少年在水中没有站稳,被激流冲得整个人都倒在了河水之中。

    “嗯?”

    徐夫人抬头望去,机会就在眼前,此时此刻她只要勾一勾手指,卷动一道河水中的暗流,就足以裹着这少年的身躯沉入水底了,到时候谁也救不得他,这少年也必然会成为白鱼溪中的水鬼。

    “徐冬冬!”

    浅水中,一群少年急忙大喊。

    这名为徐冬冬的少年是荷风书院的学童,是被顾零榆和那些小夫子认定为“读书种子”的人,据说已然能够将论语中的数篇倒背如流了,这样的读书种子一旦成为了水鬼,成了河神祠中的祀神,将会相当不俗。

    “唉……”

    徐夫人看着那少年在水中的挣扎景象,内心也一样挣扎,若是这个叫徐冬冬的少年自己淹死了,徐夫人可能无过,但有可能会被迁怒,而如果是徐夫人自己做了手脚淹死了徐冬冬,那问题就更加严重了。

    她看向了荷风书院的方向,那里和山巅别苑一样,都是正气浩然的景象,让徐夫人这位道行不深的阴神根本不敢一直凝望。

    她皱了皱眉,若是这个徐冬冬真的淹死了,顾零榆迁怒怎么办?

    一百多年前,雪域天池上那位叫秦岁寒的读书人一怒,就已经差点让自己身死道消了,如今那顾零榆几乎与秦岁寒同出一辙,他若是盛怒,自己这个河神怕是也当不下去了。

    一想到这里,徐夫人禁不住一声叹息。

    杀又杀不得,袖手旁观也袖手旁观不得,这不是逼着人积德行善?

    最终,徐夫人抬手,一袭淡金色长袖于水中轻轻摇曳,激荡出一抹水波拖着那口鼻进水的少年涌向了岸边,顿时被别的小伙伴给救了。

    少年嗷的吐出了一口水,翻身而起,笑道:“没事没事……快把鱼给围住,今天中午能不能吃顿好的全看这次了。”

    这徐冬冬,是小镇里的孩子王,其余少年纷纷点头,用树枝拦着鱼儿,一路朝着浅水滩上推过去。

    ……

    傍晚。

    趁着春水涨潮捞鱼的孩子们都回家了,白鱼溪的石桥上再次冷冷清清。

    夕阳即将西下时,小镇上来了一位新的客人,一袭白衣,身后背着一柄剑,整个人的神态都十分的慵懒闲适,正是兵仙韩信。

    韩信迈步踏上石桥,上一次来的时候还是一百多年前,与兵圣丁牧宸一起结伴同游人间,这一趟丁牧宸守着封神台,是肯定来不了,也就只有韩信能主持人间大局了。

    他蹲在石桥边,解下腰间的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酒,旋即俯瞰水中,将葫芦里的酒倾倒一些落在了白鱼溪的水面上,笑道:“兵家祖庭的出征酒,尝尝滋味如何?”

    水中,那

    位河神娘娘不敢置信的看着石桥上的年轻兵仙,不敢相信是他真的重回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