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不是失忆

    第五百一十三章

    “也不知道泽霖把真相告诉陆离没有……”商莹莹看了看表,有些坐立不安。

    孩子们已经睡了,司琪做了水果茶给大家喝:“沈隋刚刚还打电话抱怨为什么不让他来,说是要去机场接陆离。”

    “是想看他笑话吧。”苏酥喝了口酸甜的水果茶,长舒一口气道,“都这么想呢!”

    商莹莹问她:“陈斯汉能治好他吗?”

    “不知道。”苏酥摇摇头,然后又安慰商莹莹,“没事,我们还有清远大师,实在不行就去找他。”

    本来嘛!科学的尽头是玄学!

    尽管归心似箭,但苏酥她们还是很配合节目组将所有行程走完。

    八月底大家才返回沪市,早早接到消息的粉丝将机场堵了个水泄不通。

    “大家太久没见您了。”来接机的周洁说,“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不都来了吗!”

    苏酥难得没有挂粉丝,而是耐心的和她们聊了聊天,合影,这才上车离开。

    “陆离怎么样了。”商莹莹上车就问。

    这十来天里,只有一开始陆离给她们发了条信息,说是自己会努力配合治疗。

    如今这么久了,应该有进展了吧!

    “不太好。”周洁说,“陈院长说如果老板你没事,回来就去研究所一趟。”

    不用说苏酥也会去。

    她让商莹莹带孩子们回去,自己直接去了研究所。

    “你要有心理准备。”陈斯汉一见她就很紧张的说。

    苏酥心一沉:“你之前在电话里不是说他记忆没问题吗?”

    “是没问题。”陈斯汉道,“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失忆!”

    “什么意思?”

    苏酥看陈斯汉的眼神都

    不对了。

    陈斯汉急忙说:“你别冲我来啊,他确实不是失忆,他是被催眠了。”

    他检查过陆离的脑部区域,发现没有任何创伤,根本不像是失忆的样子。

    “但从他的脑电波看,他曾经经历过非常剧烈的精神刺激。”

    苏酥皱着眉:“这种精神刺激就是催眠?”

    “我是这么觉得。”陈斯汉说,“老实说这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我联系了一个学长,他正从国外赶过来。”

    苏酥有些烦躁。

    她也不擅长这个领域。

    在她的那个世界,有个家族确实掌握了催眠这种精神力量。

    但对于学武之人,除非太菜,否则一般不会被人轻易催眠的。

    “学长告诉我,陆离这种情况,全世界不超过五个催眠师有这种本事。”

    “那我们找他们过来不就行了?”

    陈斯汉摇摇头:“一般这种都会有一个暗示,如果我们强行解开,陆离很可能会变成白痴。”

    “你不是说不超过五个吗?”苏酥冷笑,“把他们都找来,睡眠陆离的人不也在里面。”

    “也可能不在。”陈斯汉提醒她,“很多有本事的人都很低调的,甚至常年属于隐居状态。”

    他还指了指自己:“比如我。”

    所以事到如今,只能等专家过来再说了。

    陆家。

    陆离有些紧张,他就要见到苏酥了。

    虽然他不记得自己和苏酥的感情。

    但一旦知道他们俩是爱人这种设定,陆离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酥。

    他怕自己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回应苏酥的感情。

    苏酥一开门就看到陆离坐在客厅里。

    “元宵没看到你?”

    “他路上就睡着了,妈

    ,妈没叫醒他,团子看到我了。”

    团子看到他时整个人都懵了,差点以为看到了鬼。

    吓得眼泪都飙出来。

    “妈妈怎么说的?”

    她们之前已经商量好,就说之前陆离的尸体一直没找到,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才举办了葬礼。

    后来没多久他们发现了重伤的陆离,就一直在国外疗养治疗,对外暂时没有公布消息。

    和孩子们也这么说的。

    “团子听完后就抱着我哭了一场。”陆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后来哭累了,我把她抱回房间的。”

    苏酥往沙发上一坐:“团子还好,元宵估计已经不记得你了。”

    “妈说你一直给他看我的照片,他认得我。”

    “认得和记得是两回事。”苏酥看着他,“你也知道自己是被催眠了吧?”

    陆离点点头:“陈院长告诉我了。”

    嚯!陈院长,陈斯汉得感动死。

    可不是用研究经费威胁人家的时候了。

    “我很抱歉。”陆离有些无措的说,“我们,我们……”

    “又不是你的错。”苏酥摆摆手,冲他一笑,“就算你这辈子都记不起来,大不了我们重来一次。”

    陆离一愣。

    苏酥挑眉:“怎么?难道重来一起你就不爱我了?”

    “爱!”陆离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苏酥笑起来,显然很高兴:“那不就结了,所以放轻松,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站起来:“我去洗澡。”

    等回到房间,她发现没有生活过得痕迹,想必陆离住在了客房。

    苏酥把浴缸放满水,然后躺进去任由水将自己淹没。

    怎么可能不在乎……

    和陆离的回忆,是她最珍贵的宝贝。